松鼠幼崽多大能住笼子里,梦里雄松鼠携幼崽对其长作揖

引子

深山老林里,一位身着灰色长袍的中年猎户对着少年抱拳:“恩人,你耐心等着我,之前一别我已考取城隍这就去上任,此去我必定请教钟馗道长,你后脑勺的疤痕是怎么回事如何解救。”

少年想去扶起男子,哐当一声掉下床,原来是一场梦。

后脑勺的疤痕

从前,楚郡首富刘善人有一妻四妾,最宠爱的是小妾柳氏。

那柳氏容貌、跳舞都美艳出色,并生下刘府唯一儿子。

这儿子名叫刘灯,聪明伶俐、记忆超群,但6岁那年随柳氏出了一趟远门回来,失了忆,原来是落水被救起来后就啥都不记得了,本已没气息,多亏柳氏的父亲懂门道把魂魄抢回来。

不过,刘灯的后脑勺留下了一个大拇指长的疤痕,丑陋狰狞,还好头发可以遮挡。

这死里逃生的刘灯一如既往聪明伶俐记忆超群,早已通过乡试,却不愿意再参加乡试,他觉得接管家族产业就好,考来考去还是回家做生意。

于是他养成几样怪癖:遇到喜爱的动物不惜重金买下,看几眼放还山林;小小年纪学会挥金如土的富贵子弟纨绔标配;喜欢溜进山里玩。

柳氏对儿子宠溺无边,尤其经历此难,要钱给钱,干啥都可以,半年不住家里也没关系,唯一不能离开楚郡半步。

松鼠幼崽

图文无关

这天,刘灯直奔花鸟宠物老铺。

掌柜远远看到张灯脸上笑开了花:钱多人蠢的来了,大老远就迎上去,边介绍新品边陪着柳灯逛。

半天,柳灯都没看中货品,准备走,到门口时,一阵“吱吱吱…”的不同寻常的声音传来,甚是焦虑恐惧,让人揪心,扭头一看,原来是一只毛发乌黑亮泽,眼珠滴溜溜转的松鼠幼崽,不过此刻眼神惊慌失措一直祈求地看着他。

掌柜最会看颜色,赶紧补刀说:“那是王家的少爷定了,准备熬冬至大补汤。”

刘灯最讨厌的就是蠢笨如猪的王大少,立刻要买它。

掌柜为难,人家已经下定金了。

刘灯一挥手把小松鼠提走了,扔下银子和话:“我出6倍钱,王家怪你,你就是说是我强取豪夺,你没办法。”

掌柜摸着银子笑了,有钱就是任性,小松鼠命不该绝没落到虐待狂王少的手里。

话说,刘灯提着笼子直奔山上,然后打开笼子放了松鼠。

他心里装着事也不逗留下山了。这一下山路上,脚步沉重,一直想着昨天夜里,他又做的梦,这个梦时不时地出现。

自从落水事件后,刘灯隔三差五地梦到一个声音忧愁万分焦虑地呼唤:“阿斛,你在哪里?我们找你找的好苦啊,”他也总会透着五内俱焚的悲痛。

昨夜里又梦到,刘灯恐惧地跑去告诉母亲柳氏。柳氏神色凝重,说明天让外公来给儿子看看。

每次一做这个梦,柳氏就叫父亲柳四来给刘灯看看,捡几副药。因此,刘灯就好一段时间睡得安稳。

今天,柳四给外孙把脉写好药方,就打发出去。

刘灯也奇怪,从5岁到现在18岁,长达是13年,这个梦间歇性地出现,百思不得其解,从母亲房间出来后,心有疑问折回去想向母亲提几个疑问。

才到窗口,刘灯听到母亲的声音:“爹,这样能封印得住灯儿的记忆吗?他最近做梦的时间间隔变短了,会不会是他身上的纯阳之气越来越旺盛,你的符法压不住了,压不住,他记忆恢复,知道了身世,晓得我不是他的母亲,我们的计划就白费心思了?”

外公柳四沉吟说:“能压得住,就算毁了我的修行也要办到,女儿放心,如果灯儿有怀疑,那就说是大夫人陈氏装神弄鬼设的妖法,她也该当露出真面目了。”

刘灯心如鼓擂,忙推出院子,心里只有一句话:“我的父母不是我父母,我是谁?我怎么到了这里。”

于是,他不知不觉就到了花鸟市场,莫名其妙地买下了小松鼠。

他对着远去的小松鼠背影喃喃自语:“你命此我好,你起码知道你父母在那里,我什么都不知道。”

下山的路上,刘灯恍恍惚惚地走着,忽然肥胖如猪的王少带几个家丁围上来就是一顿打,边打边吐口水:“让你狂,你不就是依赖着你爹钱多,钱怎么来的,三十年的事,嗯嗯,横刀夺爱就如杀人父母,打,给我注意点,不能打死了,看你下次还赏我的宠物。”

胡乱打了一顿,王少的带着人散了,刘灯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久久不动也不说话。王少的人用了巧劲,只疼不致命。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个猎户走过来。

十八公

中年猎人正寻找目标,一眼就看到了刘灯,走过去停下脚步再折回来。

一身灰色着装的猎户说:“小伙子,看你衣着应是衣食无忧,怎么躺在这里?这天都快黑了,深山老林野兽出没。”

刘灯想死的心都有,野兽快点出没吧。

猎户也不怪刘灯不搭理,就在旁边坐下来,仔细看了他说:“哎呀,你被山贼打了吗?我看看,这个我肯定懂。”

猎户翻看刘灯,反复确定没没伤要害,但也是重伤,说他懂草药,急忙跑来,不一会就抓了一把草,然后捣碎一股脑塞进了刘灯嘴里,不容拒绝。

这药真猛,不一会,刘灯疼痛减轻很多。

这时,猎户又自我介绍:“我叫十八公,常来这里打猎,你伤的重,我背你回去,明天醒的过我,你再来这里,你的伤还得用得上我家的草药。”不由分说背起刘灯往山下走。

说开奇怪,刘灯很快就睡着了,什么时候回到刘府也不知道。

连续几天,刘灯浑浑噩噩,实在乏味就跑进山里,发现十八公早自己等在那里。

这时,刘灯才记起来约定。十八公自己等了他三天。

十八公也不生气,赶紧检查刘灯的伤势,然后把草药递上。

吃完这次药,刘灯觉得身体比之前更好了,于是感谢十八公。

十八公腼腆地说:“其实,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教我读书呢,我也想考个秀才。”

刘灯十分惊讶,猎户也考秀才,第一次听,反正目前不知何去何从,就当逃出刘家透透气。

于是,刘灯去猎户家长住,也是在山里,到也十分合意,心慢慢地沉淀下来。

别看十八公是猎户,学起东西又快又好,也激发了刘灯的争强好胜心也一起学起来。

半年之后,十八公跟刘灯告别赶考去了。刘灯回到张府继续学起来,考个功名,也许能为自己身世找到蛛丝马迹,财产绝对不能继承了。

柳四父女

柳氏对儿子刘灯的转性也不惊喜,反正不踏出楚郡就可以,平时总是在儿子吹耳边风,大房如何独食,刘员外做生意长年累月不着家。

又到外公柳四刘张灯把脉的时间。

这次,柳四心里不解,刘灯的脉象非常奇怪,赶紧查看后脑勺的疤痕无异才放下心来。

支开了外孙,柳四对女儿说得把计划提前,万一他的记忆封印不住就功亏一篑。

柳氏粉面含霜,柳眉倒竖,恨恨地地说:“刘賊和三十年前的事情也该有个交代了,收足证到时报官,家产就是我们的,刘灯可不能关键时刻出幺蛾子,一切多赖道长操持。”

再过一个月后,刘灯参加乡试。柳氏也把一大包的东西交给了柳四,并说:“确实狡猾,这么多年了,才露出马脚。”

柳四说尽快把东西送到王家,作为竞争对手王家肯定会对证据上心周旋。

不几天,长年在外做生意的刘员外急急忙忙赶回楚郡,进门神色慌张,直奔书房。

仿佛感应似的,不到一刻钟,府衙就到刘府宣读封家的公文。

刘府打乱,鸡飞狗跳,只有大夫人神色如常。

刘员外

刘员外也被府衙缉拿,但也怒发冲冠地大喊:“光天化日之下,凭什么捉拿我,还有皇法?”

府衙领队不屑地说:“有没皇法,这句话得问你呢?三十年前那几百号人命该算在谁的头上。只可怜了我这无辜的大哥的命。”

闻言,刘员外的嚣张气焰一下子熄火了。

可是是谁把这事给抖出来呢?只有柳氏才有书房暗室的钥匙,不由得望向她。

只见柳氏仰天大笑,说:“你这刘賊,为了吞掉30号人的工钱,把他们全部埋了说是天灾,刘賊你就不怕报应吗?”

刘员外瑟瑟发抖。

大夫人陈氏直念佛号。

就这个时候,十八公从天而降,手持令牌对着柳氏父女大喝:“造孽,你们已经触犯天条,还不快点显出原形。”

只见柳四全身冒黑烟,其实是一堆白骨,而柳氏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子。

这个时候,刘灯的后脑勺的疤痕变成几缕黑烟飘走了,然后不省人事。

原来事情是这样子

刘员外当年发迹的第一次钱,修一座庙宇,当时有30个帮工的。修好之后,这30号人莫名其妙的被埋了,说这是触动的神明被处死。然后独吞这30号人的工钱,以这笔钱做大了其他声音。

柳四就是这惨死的帮工之一,心有怨气幻化人形寻仇,而柳氏是这30人帮工的之一的母亲,失去了儿子悲痛不已,从柳四处了解真相后两人合作。

柳四用邪魅之力把柳氏幻化成美色夫人勾引刘賊成功,再把木棍幻化成儿子刘灯。

但是道行太浅,5岁那年,刘灯又变回木棍,他们就去偷盗跟刘灯乡似的男童,再把其幻化成新的刘灯。

用邪力把新刘灯的记忆封印,一直养在刘府,等刘员外被抓走后,用刘灯来控制刘家的财产。

刘员外被府衙压入大牢听候问斩。刘府财产全部充公。

十八公把柳四和柳氏带回城隍庙发落。

而刘灯醒过来恢复记忆,自己的原来叫阿斛,梦中的呼唤是对亲生父母日夜思念的感应。

后来,阿斛乡试中榜,任了官,通过同仁寻到亲生父母是千里之外的晋郡的猎户。

在回到家乡之前,阿斛去了一趟深山逛了算是告别。

逛累了就躺在草地上睡着了,阿斛梦里见到一只大松鼠对他说“:恩人,这次我上任城隍,万分感激你救了我儿子,”说完,让一只小松鼠也向阿斛一步一作揖,共9次。

阿斛仔细一看,脱口而出:“这不是当年我从王家大少手里抢来的那只松鼠嘛,”边说边忍不住摸它的头,一个“扑通”,醒过来。

阿斛想着梦境,说:“该是我谢谢你们啊”,朝空三作揖,然后下山回晋郡老家。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谢谢。)

故事说

刘员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得就是刘员外,丧尽天良,必遭天谴。

柳四和柳氏:目标准确不能抹杀了手段的恶劣,怎么能偷盗人家的孩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报仇雪恨可以啊,但不能伤及无辜。阿斛和他的家族那是承受了怎么了悲剧。

阿斛: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一次无心的举动,种下福田,得已揭开真相,巡回真身份与亲生父母团聚。

十八公: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说得就是他。为了感谢阿斛对小松鼠的再生之恩,中年学习考城隍得已请教钟馗才揭开真相,是一个有勇义的人,令人倾佩讶。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