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纹守宫冬天不爱吃东西,守宫不食虫

何为守宫?

辞书《尔雅.释鱼》有云:“蝾螈,蜥蜴。蜥蜴,蝘蜒[yǎn yán]。蝘蜒,守宫也。”

豹纹守宫

实际上守宫是蜥蜴的一种,躯体略扁,脊部颜色灰暗,有粟粒状的突起。腹面白黄色,口大、舌肥厚、四足各有五趾,趾内多皱褶、善吸附他物、能游行在直上的墙壁上,正是大家现在常见的壁虎(壁虎为蜥蜴目,壁虎亚科动物)中的一种,旧称房屋为“宫”,由于它门经常待在屋壁房梁,故名“守宫”

“家中壁虎来,烦扰莫驱赶”

壁虎是蜥蜴目的一种,又称守宫。壁虎是在大多数农村都常能看见的生物,虽然壁虎是五毒之一,但其实壁虎全身只有壁虎尿是带有毒素的。壁虎喜欢停留在蚊虫多、灯光亮的地方,假如你按住它尾巴,它为了活命会断尾而逃,这也是壁虎一大特点。

家中老人常念叨:“家中壁虎来,烦扰莫驱赶”,意思是就算你觉得烦,也不要去驱赶它,因为壁虎是吃害虫的,对于蚊子过多的家里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驱蚊帮手,这就是为什么老人家都会说不要赶走它。所以家里看到壁虎附在墙上,千万不要驱赶它啦,虽然长得是不太好看,但是壁虎对人是没有任何伤害的,况且它能吃走家里的害虫也是不错的事情。

在古代壁虎用来制作守宫砂,但是现代已经没有守宫砂了,现代对贞洁的理解也多了很多包容。

“守宫砂”

晋朝《博物志》记载称:将抓来的守宫,放在瓦罐一类的东西容器内饲养,天天喂给它丹砂,守宫全身会变赤。概吃到七斤丹砂的时候,就把它捣烂,制成药物。在女子的身上,殷红一点,只要没有发生性关系就终身不灭。只有在发生房事后,其颜色才会变淡消褪,是以称其为“守宫砂”,但能用在未结婚的女子身上,已婚妇女是绝对不灵验。

用守宫砂来检查女子是否是处子之身,没有科学根据,唐代医学家苏敬也表示存疑“蝘蜓又名蝎虎,以其常在屋壁,故名守宫,亦名壁宫。饲朱点妇人,谬说也。”

虽然有人存疑,但在旧时贞操观念保守,理学盛行的宋代,这种以守宫砂以“验明正身”的做法得到了很大的推广。这种现今已经证明并不科学的方式在科技医学水平落后的当时,确颇受推崇,弄出了许多是非。

|人言可畏——守宫砂偷人冤案

相传宋朝宣扬拔曜人才(选拔人才)出仕为官,四川万县有一大富豪林宓自然在拔曜之列,于是便汴京去朝见皇上,等待面试任命为官。

这林宓除结发妻子外,还有五位如花似玉的侍妾,最小的侍妾叫何芳子,芳龄十八岁,原本是后蜀政权兰台令史何宣的女儿。宋朝灭后蜀后,官家小姐何芳子沦为万县土财主林宓的第五房小妾。林宓即将动身前往汴京之前,家中的所有事物都已交待妥当,惟独对年轻貌美的侍妾放心不下。于是将心事透露给他的好朋友,好友帮他从江湖术士的手上购买了一些守宫砂,如此这般地把用法给林宓解释一番。林宓如获至宝,回家后一一将守宫砂给侍妾点上。

何芳子是为千金小姐,由于气质出众、年轻貌美,深得财主林宓宠爱。这也正是惹得其他侍妾的不满,平日里也纷纷针对起她来。那日点守宫砂之时何芳子是极其不愿,虽说何芳子嫁给林宓并非情愿,但何芳子认为女子从一而终是本分,并不需要形式上的约誓。即便何芳子认为此等做法近乎屈辱,讲破唇舌也没办法将林宓说通,也就任由他点了一颗守宫砂。林宓办妥一切后便离开了四川,而其他妾侍在林宓离开之后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守宫砂,生怕湿了水擦拭掉了。何芳子本就不喜这个做法,就满不在乎的照样沐浴洗涤,不久后守宫砂居然真的消失了。而那些侍妾就在这时候开始落井下石,公然说何芳子偷人养汉。

这时林宓也在京城安稳下来,派人把妾侍接到京城,当天晚上林宓迫不及待的在灯火下检查守宫砂,当看到何芳子时,林宓狠狠的打了她两个耳光,追问为何守宫砂消失不见。而何芳子低头不语更是激怒了林宓,林宓把何芳子捆绑起来用刑逼供,也没逼出来奸夫是谁。可是何芳子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便心灰意冷自尽了。而后来此时被传得街知巷闻,判官也前来侦查,发现何芳子的尸体全是鞭伤,便知林宓私自用刑,后查清事情来龙去脉便做了试验,原来守宫砂的用处是要常年日夜不得洗涤守宫砂的位置,时间长了颜色入肉便擦不去了,只有合欢才得消退,这就是闻名的四川守宫砂冤案。

|“从一而终”的教化宣扬

在古代女子的贞洁到底有多严重?即便我们平时看古装剧也不难看出,古代女子的地位较为低下,而失去贞洁的女子,通常是没有男子愿意迎娶的。守宫砂可以证明女子的贞洁,亦可以毁掉一个女子的贞洁。在那个失去贞洁相当于要命的朝代,守宫砂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就连当时宋朝朝廷都在宣扬守宫砂这种文化。

因在宋朝传统保守的贞操观念里,对是否处子之身十分看重。所以如果要迎娶心爱的女子,古人认为查看手中的守宫砂检验贞洁是最方便最直观的方法,至于守宫砂验身的做法到底可不可信,其实并没有科学依据可论证。

|明清强调的“从一而终”

明清强调“从一而终”, 再嫁是让人看不起的。贞洁牌坊是从明清开始盛行,晚清更是泛滥。明《许云邨贻谋》告诫家族:“男十岁, 勿内宿;女七岁,勿外出。”郑太和《郑氏规范》:诸妇“无故不出中门,夜行以烛,无烛则止。”明朝立国之初,就积极提倡与奖励贞女洁妇,大量制造贞洁牌坊塑造烈女寡妇形象。地方官员每年都要将贞女烈妇的事迹上报。清朝是皇帝亲自从国库拨钱为贞女立牌坊,达到了对贞洁妇女表彰的最高境界。安徽的歙县,那真是个贞洁牌坊之乡,光是贞洁祠堂就有六千座之多,贞洁牌坊更是不计其数。

安徽歙县的贞节牌坊

清人采蘅子《虫鸣漫录》说:有十二、三岁幼女,一日服破裆裤,偶骑锄柄,颠簸为戏,少顷即去。一老翁见锄柄有鲜血缕缕,知为落红,检而藏之,未以告人。数年后,女嫁婿,交合而无元红,疑不贞,翁出锄柄告之乃释然。这个因戏耍而导致处女膜破裂的姑娘,如果没有遇到老翁这一有心人,那她将一辈子含冤莫白了。

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传闻轶事,守宫砂也好,牌坊也罢,如此种种对女性伤害,是封建时代下,女性地位不平等的一种表象,或许有许多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或许更多都是像何芳子小姐一般以悲剧收场……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