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和老鼠的启示,日本猫和老鼠趣谈

日本猫和老鼠趣谈:猫妖和鼠神的独特文化想象 |#art张小玉#

提起“猫和老鼠”,最容易想到的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美国米高梅影业制作的那部经典动画片《Tom and Jerry》。不过今天小玉要和大家聊的,是猫与老鼠两种动物在日本文化中的意义

在日本人心中,对于它们的认识已经超出了动物性本身,而带上了特殊的文化性。而日本人看待猫和老鼠的独特观点,也和整个西方世界有着不同的一面

说“猫”

古埃及的猫崇拜

别看现代人热爱吸猫,不过猫最早并不是被人当做宠物的。人与猫的共处时间很长,大概在公元前5000年的遗址中就曾发现过猫的骸骨。而世界上推崇猫的文化中,古埃及应该是最出名的,埃及女神Bast是猫头的形象。

日本开始出现猫文化,最早从奈良时代开始。作为一种经过丝绸之路从欧洲传入中国再传进日本的舶来品,日本最早引进猫的原因很朴素:为了保护佛经不受鼠害的破坏

欧洲中世纪猫的邪恶形象

和古埃及认为猫是具有神性的动物不同,欧洲一直将猫视作邪物,尤其纯黑的猫在中世纪被认定为与魔鬼崇拜有关,开始了一场对猫的大肆屠杀。在中国文化中,猫也是不详之物,经常出现在墓地等阴森的地方。而人们看到黑猫,通常也会认为是不祥之兆,民间有很多关于黑猫成精化作人形的诡异怪谈。

日本文化早期中,也杂糅和延续了一定中国和欧洲对待猫的文化观念——作为一种外表和昼伏夜出习性让人觉得魔性的生物,猫让日本人也心生畏惧。在《徒然草》艺术中,记录了一种猫妖叫做“猫胯”,在江户时代,猫的形象还被人性净琉璃及歌舞伎等传统艺术吸纳,极为流行;这之后,猫逐渐开始成为人们的宠物,到了平安时代,日本物语文学中开始有了对猫的描写,可见它引起了贵族们的兴趣。比如《源氏物语》中,柏木将自己爱恋的女三宫豢养的猫当做是她的替身,白日和夜晚都由猫陪在身边并温柔的爱抚它,仿佛猫就是女人的化身。而在《枕草子》中,天皇将自己豢养的一只猫升格为五位女官,还把它称作是“命妇夫人”。

猫与歌舞伎

早期的日本文化中,猫更像一种拟人的化身,而到了江户时代后,关于猫的传闻就多了神秘色彩。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妖猫”。在很多民间故事中,都记录着妖猫的故事,比如《耳袋》中的妖猫化成了母亲的样子折磨儿子,最终儿子杀死了妖猫替母亲报了仇。而电影《妖猫传》根据日本奇幻小说家梦枕貘的《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改编,妖猫也是一种日本人很熟悉的形象;“猫骚动物”也成为这一时期热门的形象,比如经典的锅岛猫骚动事件,被各种人形净琉璃剧写入故事中,上演后广受欢迎;而要说日本最出名的猫形象,非“招财猫”莫属了,最早这是寺院内的猫图案护身符,相传能给人带来生意兴隆,因此直到今天,很多餐饮店铺前台都会放个招财猫以求财运。

日本爱知县的招财猫

说“鼠”

说完猫,再来说说鼠文化。在古印度和古埃及,老鼠被视作黑夜和黑暗的象征。在希腊,老鼠被看做死亡和毁灭的象征,欧洲中世纪的那一场大规模的鼠疫“黑死病”,更是在人们心中打下了深刻的负面烙印,至今谈鼠色变。

在日本,老鼠也没起什么好作用。自从远古种植粟米时期,日本就深受鼠害的困扰。在很多遗址中,都发现了大量驱鼠的装置。但有意思的是,日本文化却并没有将老鼠看做死亡或不详的意味,相反在一些古代的记载和传说中,老鼠成为了一种能够预知未来的神奇动物,比如在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发生前,日本人都相信老鼠会有成群避难的行为给人以启示。甚至在《古事记》中,还记录了一则因为老鼠告诉人有底下空洞最后躲过一场杀身之祸的故事。

日本《古事记》绘画,其中记录了老鼠预测灾祸的故事。

在日本,老鼠被称做叫“嫁が君”(よめがきみ),按照汉语直译的说法是“你就是妻子”,可以说呼应了中国传说中老鼠嫁女的故事:“根据民间传闻,人们会在除夕夜把老鼠“嫁”出去,在馒头上插假花放在床上或空房间内供给老鼠,这样一来就能减少鼠害了。”在日本,也有类似的老鼠嫁女传闻,可见明知其有危害性,却也对老鼠怀揣着一丝怜悯之意。在实际生活中也是如此态度,即使鼠害糟蹋粮食,却也不会完全消灭老鼠,甚至有意留一些食物给它们吃。

其实在日本,老鼠文化必须要提到两个经典,一个是《日本古代传说:鼠净土》,一个是义贼鼠小僧。日本民间传说的鼠净土是能为人类带来利益的神兽,在《老鼠和饭团》的故事里,讲了个老爷爷把饭团掉进洞穴去捡,然后误入老鼠净土的故事。善良的老爷爷得到了老鼠们的盛情款待,而之后贪婪的老婆婆最后却因为捉弄老鼠而被关在了地下。在这个故事中,老鼠被日本人认为是能带来富贵的小动物,而且也被奉为了“谷神”称号。平时多喂一些它们喜欢的饭团等食物,就能免于更大规模的鼠害。甚至认为一块天地里有老鼠的存在,就能保佑不受其它灾害的侵袭,很像我们说的土地公。这种设定延续进了漫画FGO中,其中Caster的形象,就设定为给人们带来饭团的福神,不过是老鼠捏的饭团。

鼠小僧次郎吉

而另一个著名的“鼠神”,是鼠小僧次郎吉。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猫鼠在日本文化中的不同,被人格化了的猫,常常化作了“妖”,而被人格化了的鼠,却成了侠义之士。次郎吉本是个建筑工人,因为他身轻如燕,以专门劫富济贫为大众贫民所欢迎。《甲子夜话》中就有这样的记载:“(义贼鼠小僧次郎吉)从不伤人,且不取一切器物,仅拿走金银。”虽然鼠小僧的最终结局是被官家抓住然后游街斩首示众,但他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至今还有人认为拜他的墓碑能带来亨通的财运,甚至可能治疗痔疮。不过,史料也曾提到过,这位义贼鼠小僧也可能是个并不存在的虚构出来的形象,他像老鼠一样“神出鬼没”,也寄托着人们对老鼠的一种美好期待。

鼠小僧的形象,和我们中国宋文化中的“五鼠”很像,在民间小说中,大家一定知道三侠五义,三侠是指南侠展昭、北侠欧阳春、双侠丁兆兰丁兆惠,五义是指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翻江鼠蒋平、锦毛鼠白玉堂。这五鼠,不也是“义贼”吗?

总结

动物的生物属性,在各地都差不多,可每个民族,对动物却有着不同的文化理解。日本文化中的猫和老鼠,和西方很多主流文化中的寓意都不同,结合了自己的国情进行了情感和艺术想象,也很有特色。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