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玛依免费领养猫,克拉玛依流浪犬只生存现状调查

封面图片 本报记者 蒋剑 摄

本报记者 朱芸/文 本报记者 蒋剑/图

在白碱滩区犬只收容所,一只大体型黑狗直起身体趴在围栏门上,向来访者示好。

近两日,我市气温达到零下18摄氏度。

街上,人们裹着厚暖的外套快速穿行,不愿多在室外停留一分钟。

然而,一些脏兮兮的毛团子一样的流浪狗们,却只能在垃圾箱旁、绿化带里和能晒到太阳的墙角暂时落脚。

它们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秒是会被厌狗者无情驱赶还是活生生被饿死、冻死在冰天雪地里。

如果有幸被执法部门或好心人发现,它们将会有另一种命运:被送往一个安全的憩息点——流浪犬只收容所。

在那里,它们每天都能吃到足量的狗粮,两天能吃一次米饭和肉,有顶棚挡风雪,有热水解渴。

12月19日,本报记者走访了克拉玛依区、高新区(白碱滩区)两处流浪犬只收容所,目睹了这些被收容的流浪犬只的生存现状。

收容所养狗不易

随着记者的脚步离大门越来越近,大门内顿时沸腾起来。

离门最近的几只狗脸贴脸拥挤着扒在铁门上,不停地跳跃、吠叫;从远处闻声赶来的则骑跳在挤在门前的几只狗身上,试图立得高些好看看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勉强将大门打开了一条缝的李群用一条腿挡住试图钻出大门的狗,侧身示意让我们进去。

“它们这个样子,是想和你们亲近。”李群说,“与人亲近是狗的天性,但是它们却被自己的主人遗弃了。”

在白碱滩区犬只收容所,志愿者李群一整天都要这样一刻不停地打扫狗舍的卫生。

李群是高新区(白碱滩区)犬只收容所的负责人,在这里工作了4年的她已对这些落难的流浪狗们产生了深深的感情。

与李群一样,位于农业开发区的克拉玛依区犬只收容所饲养员吴生龙也将4年多的心血和时间全都给了这些流浪狗。

政府的出资扶持、爱心人士的坚守,给了这些落难的犬只们一个相对稳定和安全的栖身之所。

在克拉玛依区犬只收容所,管理员正在给流浪狗喂水,狗狗蜂拥而至抢水喝,现在不赶紧喝,一小时后就冻成冰块了。

据吴生龙介绍,近两年,由于我市文明程度提高、执法力度加大,被送往流浪犬只收容所的流浪狗数量较往年有显著增长。今年2月至12月,克区犬只收容所的流浪狗数量从300余只迅猛增长至900余只,收容所的承载能力达到上限。

高新区(白碱滩区)的情况也不乐观。据李群介绍,截至去年12月,收容所共有犬只210多只。到今年12月,犬只数量增至480余只。

收容所里犬只数量的剧增,令饲养员们感到力不从心。

近几年,克区政府一直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承担着收容所的运行资金。根据相关协议,这些运行资金在扣除了收容所饲养员的工资后,其余的钱必须全部用于犬只的饲养、免疫等用途。

“往年收容所依靠这些钱,加上志愿者和好心人的捐助,完全够用。”吴生龙说,“可是今年在资金方面却格外紧张。”

吴生龙以水费举例。往年,20方水可以满足收容所两个月的用量,而今年不到一个月就用得精光。

“狗多了,消耗的狗粮、肉、米等物资也相应增加,清扫等相应的工作量也在增加。”李群坦言,她每天早上9点左右到达收容所,晚上9点离开。在这期间,除了吃饭,她几乎没有时间坐下,蒸米饭、打扫犬舍、烧水喂水、喂狗粮、免疫……“总有干不完的活。”她说。

李群也算了一笔账:收容所内的犬只每天喂一顿狗粮,一个月就要消耗掉20公斤/袋的狗粮100袋;犬只们一周吃一次米饭,一顿饭就要消耗25公斤/袋的大米4袋,并且需要两三个志愿者配合才能完成蒸米饭的全部过程;一周吃一次肉,市场里的4块钱一公斤的碎肉(内脏),每次要买100公斤才够吃。除此之外,李群为了满足犬只们的生长需求,还要定期购买胡萝卜、白菜等。

除了日常的饲养,犬只的免疫、治病、绝育等工作也费时费力,且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

在克拉玛依区犬只收容所,流浪狗数量有增无减,狗舍里的空间显得非常拥挤。

犬只流浪成因分析

流浪狗的数量成倍增长,令收容所的饲养员和我市的爱狗志愿者们心疼不已。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流浪狗的数量剧增?

饲养员和志愿者们认为,不负责任的弃狗者首当其冲。

这只大黄狗盯着镜头的眼神让人看了心里难受,仿佛很无辜,又像在哭诉。

2002年,我市发布了《克拉玛依市家禽家畜管理办法》,各区政府也分别出台了各自的养犬管理规范性文件,对规范本地养犬管理发挥了一定作用。在相关规定的约束下,越来越多的养犬者遵从规定的要求,养犬时办理了相应的证件,并为犬只进行了免疫、绝育等,做到了合理合法养犬。

但是,还有一部分缺乏责任心的人,因一时的兴起,以购买或者被赠予的方式将可爱的小狗崽抱回了家,当犬只的某些“坏习惯”——比如到处便溺、乱咬等没有纠正过来,他们就开始感到厌烦,索性将其遗弃。这些被遗弃的“黑户”犬只最终只能流浪街头,是生是死全靠运气。

除此之外,养犬的后续费用高也成为了犬只被遗弃的原因之一。据一位从事兽医行业的志愿者介绍,养犬者通常要花费数百元对犬只进行全面体检,其中包括打疫苗、驱虫、保健等。犬只如果患上了细小病毒、犬瘟热病等传染病,养犬者起码要为其花费上千元的治疗费、甚至上万元的手术费。犬只没有医保,医药费全靠养犬者承担。可是,在不少养犬者的观念里,买一只2000元的狗,却要花5000元为其看病,不如将它遗弃。

这只刚出生不到一周的小狗只有手掌般大小。它妈妈进收容所时就已经快生了,来不及做绝育手术。

据收容所的饲养员介绍,在养犬过程中,为犬只做绝育手术是一项必要工作。这种做法可以从很大程度上避免犬只发情后出现躁动、嚎叫甚至遗失的情况,并能够使犬只免于罹患相关的疾病。然而,并不是所有养犬者都愿意承担几百元至上千元不等的绝育手术费用,最终导致犬只出现意外怀孕生产,产下的小狗崽们流落到不负责任的狗主人手中,从而难逃被遗弃的下场。

在爱狗人士中,“领带代替购买”的主张一直被推崇。但是,连年的呼吁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应。以数据来看,克区犬只收容所今年收容流浪犬600多只,被领养的犬只却仅有80余只。

此外,由于很多养狗人都抱着“不是名犬不养”的想法,且“购买名贵犬种幼崽—缺少驯化经验导致驯化失败—对狗产生嫌弃—遗弃”这一恶性循环一直存在,这成为了近两年犬只收容所内的名贵犬只数量增加的主要原因。

弃狗爱狗鲜明对比

“你要好好照顾它,它可是条名贵的好狗。”12月中旬,一位亲自将狗送到高新区(白碱滩区)犬只收容所的狗主人的话,激怒了李群。

“那你为什么不要它了!”李群的一句反问令狗主人哑口无言。

“隔三岔五的,就有人往收容所送狗。”吴生龙提到这些被遗弃的犬只时,很是愤愤不平,“这样可爱的小生命,说不要了就不要了,人坏起来还不如狗!”

据吴生龙介绍,亲自将狗送到收容所的狗主人总是会说出许多理由——

媳妇儿怀孕、姐姐的孩子读高中、要搬家了、老人不喜欢……诸如此类的话,吴生龙听了无数次。“不管是什么理由,总之这些狗就沦落成了流浪狗,它们可能再也享受不到之前那样的待遇了。”吴生龙说。

除了这些“张口就是理由”的狗主人,李群还见过不少夸下海口却无法信守承诺的狗主人。

今年10月,有一位男士将自家养的宠物狗送到了收容所。临走之前,他向李群承诺,自己只是将狗寄养在这里,每个月都会送来狗粮,并拜托李群一定要照顾好他的狗。可是,李群在收到过一袋狗粮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男士。电话里,男士的语气很不耐烦:“我最近工作很忙,以后再说吧。”

“如果真的不爱它,当初又为何要带它回家?”李群的这个疑问,也是爱狗人士一直都无法理解的问题。

与弃狗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爱狗人士的所作所为。几年来,每到周末,总有固定的志愿者分别前往两个犬只收容所,协助饲养员清扫狗舍、进行免疫和治病的工作等,并带去钱和物品,用他们自身的力量为这些被收容的流浪犬只寻找回一些生存的尊严。

夏天的犬舍可以用水洗刷来保持清洁,然而到了冬天,犬只的排泄物瞬间就被冻硬结冰,往往十几分钟不清理,地面就会出现一坨坨黄色的冰块,令人作呕不已。但是,没有志愿者因此而放弃。

还有一些爱狗人士在街面看到流浪的犬只时,选择拨打执法热线,寻求执法人员的帮助,将犬只送往救助站;或者为其拍照并在社交软件上帮助其寻找主人,无果后亲自将犬只送往救助站,并表示愿意承担它的饲养费用。

曾送过流浪犬只前往收容所的市民赵女士表示,相比在天寒地冻的街头冻死,收容所至少能够让流浪狗吃饱饭、喝热水,使一条小生命得到延续。

在克区的犬只收容所内,爱狗人士捐赠的木箱、旧被褥是庇护犬只平安过冬的必需品;在高新区(白碱滩区)的犬只收容所里,为犬只们遮风挡雨的彩钢棚也是靠爱狗人士们的共同努力才搭建起来的。

相关部门各自发力

市、区两级相关政府部门对流浪狗也从未袖手旁观。

据悉,今年由于我市执法力度加大,克区执法局流浪犬只收容组的收容力度也有所加强。流浪犬只收容组不仅为市民解决了犬只吠叫扰民、伤人等隐患,还为这些流浪狗找到了合适的栖身之所。

流浪犬只收容组负责人侯金贵介绍,流浪狗主要通过日常巡查、市民举报和居委会、工作队上报信息等途径被发现。由执法、环卫、农牧等多部门组成的巡查组每天进行巡查,尤其是对八一、九公里等流浪狗“重灾区”进行重点巡查,若有发现就现场进行抓捕收容。除此之外,热心市民通过12319城管热线、12345市长热线等方式,提交流浪狗的具体位置,也为收容组提供了线索。

“曾有市民对被收容犬只的后续情况提出了疑问。”侯金贵说,当爱狗人士亲眼看到收容组用毫无伤害性的网子进行抓捕、并将流浪狗送至收容站后,这种质疑就自然地消除了。从此以后,越来越多的市民主动提供流浪狗的线索,使得流浪狗不再流浪。

2009年,在克区政府的重视下,克区犬只收容所正式成立。自此,流浪狗被发现后,就悉数被送往这里。

在克区农牧局的持续监管下,收容所的管理不断规范。

据克区农牧局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阿不都努尔·阿地迪买买提介绍,目前克区对犬只收容所的监管工作已经形成了非常具体的规定。例如工作人员每月应一至两次前往收容所现场进行考核,并对具体情况进行记录。通过考核记录反映出的问题,工作人员应监督其整改并针对问题进行分析解决。

今年11月29日,《克拉玛依市养犬管理条例》在自治区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上获得批准。

这一条例将于2018年4月1日起施行,共6章30条,对养犬管理规范、养犬行为规范、社会参与、法律责任等方面作出了具体规定。

条例规定,遗弃犬只拒不改正的将被处罚;不进行犬只免疫接种或者免疫期满后不按规定再次接种免疫的,也将被处罚款。

为了进一步规范养犬免疫和登记制度,条例规定,养犬人携带犬只到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部门办理犬只信息初始登记手续并完成免疫条件后,将为其核发犬只信息登记证和犬牌,并为犬只植入电子身份标识。

阿不都努尔·阿地迪买买提表示,犬只的电子身份标识是将一个两毫米大小的电子芯片植入犬只颈部皮下位置。芯片植入后,通过扫描即可得知主人的具体信息和犬只的免疫情况,最终实现犬只可追溯。

条例实施后,犬只收容所的所有流浪狗也将拥有各自的电子芯片。

养犬十诫应被遵守

12月18日,克拉玛依日报官方微信平台推送了一条名为“它只是你的一条狗,你却是它的一辈子”的链接。

链接中,相关动物保护组织通过记录流浪狗的一天,展现了流浪犬只的各种悲惨遭遇,令人不忍入目。

在该链接的评论里,有市民评论说:“养犬需遵守文中的十诫。”

“十诫”中的第一条就是:“在你带我回家之前,请记住我的寿命最多只有15年,所以请尽量跟我在一起。你的遗弃,会是我最大的痛苦。”

《狗狗十诫》

◆ 在你带我回家之前,请记住我的寿命最多只有15年,所以请尽量跟我在一起。你的遗弃,会是我最大的痛苦。

◆ 在让我理解你,成长为你所期望的同伴前,请给我一点时间。

◆ 信任我,这对我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也会永远信任你。

◆ 在你责骂我不合作、固执或懒惰之前,请你想想是否有什么正困扰着我。比如我太饿了,比如我病了,比如我心脏太老了。

◆ 不要一直把我关起来,你有你的事业、你的娱乐、你的朋友,而我只有你。

◆ 有空的时候请跟我说说话,虽然我听不懂你的语言,但我懂得你的声音。

◆ 请相信,不管你如何对我,我都会永远对你好。

◆ 在你举手打我之前,请不要忘记,我有足够咬断你手骨的牙齿,但我决不会选择伤害你。

◆ 当我日渐衰弱的时候,请一定照顾好我,因为你也会有衰弱的一天。

◆ 当我风烛残年面临死亡时,请守候在我身边,不要说“我不在的时候让他去吧”之类的话。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可以坦然接受死亡。

如果你也关心收容所内的犬只,并且想为它们送去冬日的温暖,可以提供如下帮助:

供犬只用来做窝的木质箱子;

旧衣服、旧被褥可为犬只过冬保暖;

过期的药品,用于犬只部分疾病的治疗;

狗粮及过期的米面粮油。

除此之外,你也可以用捐款的方式,对收容所内的犬只送去一份小小的爱意。

有意为流浪狗捐献物品的爱心人士,可将物品直接送往犬只收容所;

若不方便送,可打电话给犬只收容所的负责人吴生龙(手机号:13999510607)、李群(手机号:18309906868),他们将协调相关志愿者去取;有意捐款的爱心人士,可加吴生龙、李群的微信号(他们的手机号即微信号),然后通过微信转帐的方式捐赠。

克拉玛依区犬只收容所

地址:农业开发区白云三路1号

联系人:吴生龙

电话:13999510607

高新区(白碱滩区)犬只收容所

地址:702站沙河路直走至6029站

联系人:李群

电话:18309906868

愿你也能传递这份爱心

编辑 张涛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