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人工养殖的黄缘龟犯法吗,售卖人工饲养的野生动物犯法吗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有关非法捕杀、买卖、食用野生动物的问题一直受到广泛关注。特别是近期,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的决定(☜点击了解详情),及时加强野生动物保护、维护生物安全。

那么,我国刑法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主要有哪些?驯养繁殖的动物是否属于刑法保护对象?近年来涉野生动物犯罪又出现了哪些新特点?检察官给你普法~

案例一

李某慈、叶某华、刘某龙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李某慈系广州市某养殖有限公司股东之一,该公司经广东省林业厅审批准许以繁殖育种为目的驯养繁殖《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二物种绯胸鹦鹉等15种鸟类(有关上述野生动物的收购、出售等事宜,必须按国家和省的有关规定另行报批)。

*灰鹦鹉

2018年起,李某慈在未取得主管部门许可、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同意的情况下,将部分鹦鹉带回家中及其经营的广州市荔湾区花地花鸟鱼虫批发市场雀鸟区某档口,由其与妻子叶某华养育。2019年3月至5月,叶某华分3次向刘某龙出售灰鹦鹉共5只。刘某龙将上述灰鹦鹉的其中1只出售给网友。后公安机关在相关档口及李某慈住处查获灰鹦鹉、太阳锥尾鹦鹉、和尚鹦鹉等属于CITES附录一、二的鹦鹉活体49只,共价值人民币58万元。

2019年12月,李某慈、叶某华、刘某龙被荔湾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检察官提醒

驯养繁殖的动物是否属于刑法保护对象,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已有人大代表提议修改相关司法解释。提醒广大市民注意,截至目前,相关司法解释未做修改,2000年11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仍有效。因此,驯养繁殖的相关物种的动物仍属于刑法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非法收购、运输、出售驯养繁殖动物等行为仍可能构成犯罪。

案例二

梁某平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2018年,梁某平通过微信先后购买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一、附录二的黄冠亚马逊鹦鹉、折衷鹦鹉、鲑色凤头鹦鹉活体各一只,放在其位于越秀区的住处饲养。2019年4月,梁某平准备出售一只活体鲑色凤头鹦鹉时被当场抓获。

*黄冠亚马逊鹦鹉

2019年12月,梁某平被越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并处罚金5千元。

检察官提醒

我国刑法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物种,包括两类,一是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二是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一、附录二的物种。

可见,关于珍贵、濒危野生的动物的规定比较复杂。以鹦鹉为例,除桃脸牡丹鹦鹉、虎皮鹦鹉、鸡尾鹦鹉、红绿领鹦鹉等物种外,鹦形目所有种都已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一或者附录二。而在我国,鹦鹉科所有种都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绿领鹦鹉虽然没有列入公约附录,但属于我国鹦鹉科物种,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故仍属于刑法规定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

提醒广大市民注意,若从事野生动物的收购、运输、出售等行为,不仅要查明相关动物的生活习性、饲养环境、养育方式等,更要查明其所属物种及相关法律法规,做到合法收购、运输和出售。

案例三

江某福、江某金、胡某明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2018年1月,公安机关对广州市天河区“天某福福福雀鸟食府”进行执法检查,当场查获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白额雁活体2只及部分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死体。经查,江某福负责食府的全面管理,雇佣江某金负责野生动物的采购,雇佣胡某明负责厨房的全面管理和野生动物的清点补货、食客下单和安排加工。

*白额雁

2018年7月,江某福被天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万元,胡某明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并处罚金6千元。

江某金于2019年3月被抓获,2019年6月被天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5千元。

不法餐厅加工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供顾客食用的案件时有发生。行政主管部门要加强监管,餐饮行业要加强自律,广大餐饮业服务者更要擦亮眼睛,不仅不能组织、参加相关犯罪,而且要树立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和发现犯罪的能力,让自己不是杀害野生动物的“帮凶”,而是保护野生动物的“帮手”。更要看到,“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餐桌消费等“买方市场”滋生出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售卖犯罪背后的巨大利益链条,正是相关犯罪屡禁不止的原因。

全国上下都当认真执行全国人大常委会相关决定,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用野生动物陋习,从根源上切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犯罪链条,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

案例四

胡某新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

2017年10月中旬,胡某新自驾到罗浮山某村,以人民币1万2千元至1万3千元的价格向村民收购84瓶自酿酒,其中包括1瓶“猫头鹰酒”,放于其经营的“某二餐厅”准备给客人饮用。2018年5月7日,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查获该药酒并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经鉴定,该“猫头鹰酒”内装有国家二级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领鸺鹠和鹰鸮死体各一只。

*领鸺鹠

2018年12月,胡某新于被番禺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行为人以购买猫头鹰酒为目的,实际购买了装有鸺鹠和鹰鸮死体的酒并用于出售,猫头鹰、鸺鹠和鹰鸮均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

民间有用野生动物泡酒可产生各种治疗功效的传说,但实际上往往没有科学依据。即使真有功效,《野生动物保护法》早已明令禁止生产、经营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或者使用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禁止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提醒广大市民注意,若身体不适应尽快去正规医院就诊,勿盲目相信偏方,不仅贻误治疗,而且可能构成犯罪,锒铛入狱追悔莫及。

案例五

陈某光、朱某芳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

2013年4月至10月,陈某光雇请朱某芳协助其在广州市荔湾区某花鸟鱼艺大世界某档口以及名为“龟某缘”的淘宝网店,非法出售辐纹陆龟、黄腿陆龟、黄缘闭壳龟等列入《频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一、二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后公安机关在该档口现场查获共上述种类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共96只。

朱某芳于2014年5月被荔湾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3万元。陈某光于2018年11月被抓获,2019年4月被荔湾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1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

检察官提醒

野生动物相关犯罪频发,手段多样。有的在花鸟鱼艺大世界、农副产品综合批发市场设立固定档口“兼营”非法交易,有的在行业协会组织的展览中摆设摊位,也有的在超市门口、天桥上、公园内公开兜售。

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通过“微信”“QQ”“淘宝”“闲鱼”“转转”等网络平台交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案件屡见不鲜,本案行为人更是采取了“线下+线上”的销售模式

野生动物与人类命运息息相关,保护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就是守护地球,守护每个人的生命。提醒广大市民注意要提高警惕,不仅自身做到知法守法,而且发现相关违法犯罪时要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形成全社会保护野生动物的良好氛围,使违法犯罪无处遁形。

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全社会共同参与,共同努力,

才能真正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来源: 广州检察

平台: 广州检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