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动物能自己治愈自己,最治愈年轻人的动物

羊驼如何治愈今天的年轻人

今天,打开萌宠类短视频,你不仅会刷到猫、狗,还会刷到羊驼。走进萌宠店,你不仅能撸到猫、狗,还能撸到羊驼。

在一些人家里,猫、狗不再是养宠物的首选,而是不抓人、不咬人、还能自己找到排便点的羊驼。

北京羊驼养殖基地饲养人员李国辉还记得,当他2013年第一次牵着一只羊驼去展览时,周围人都不可思议——“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个狗吗”“这是个羊吗?”

而如今,羊驼已经被大家所熟知。神奇羊驼还在网上收获了大量云端粉丝。

日本邮政宣传片《认真的傻瓜》截图

对于压力大的年轻人来说,摸着羊驼摸软敷敷的毛,或看着它大口干饭的样子,一整天的工作压力就都得以缓解。

越过重洋,羊驼没有成为入侵物种,而是治愈了当代年轻人。

羊驼成为一门生意

在距离北京市区45公里的西麻各庄村,藏着一家羊驼养殖基地,村子里遍地都是金黄的麦子和道路边的榆杨树,穿过村子旁的永定河,就到了河北。

北京羊驼养殖基地的西麻各庄村

在李国辉家的院子里,饲养了七八只羊驼。它们比萌宠店里的小羊驼年龄、体积大,看起来也更解放天性。几只羊驼在栅栏里玩耍,你来我往,还有的会互相交媾,一旁甚至还有几只羊驼围观。

到了傍晚,李国辉会带着这一群羊驼到附近地树林里吃草。在林间的夕阳下,羊驼伸着长长的脖子吃草,也吃花,吃饱了就在林间蹦跶,突然一只就飞跃到了另一只身上。

林间的羊驼吃饱饭后,竟然起飞了

10年前,李国辉在西麻各庄村卖白薯,他的朋友中有一位大哥从南美洲进口了100多只羊驼,李国辉就为大哥打工,饲养这群羊驼,“咱自由职业者,想干什么就干点什么,能挣点钱挣,挣不着就图个快活。”

2014年,北京羊驼养殖基地又进了第二批羊驼,这次是960只,被饲养在80亩地上,每只进口价一万七,卖可以到三四万。

干饭“中的羊驼,冲我的镜头看了一眼

李国辉只有小学文凭,他称自己不懂接触网络,文化水平太低。看到羊驼的第一眼,李国辉一点兴趣都没有。

“咱一瞅这个东西,其貌不扬,干嘛使?吃肉没肉,那么老贵,好几万一个,你说吃它肉吧,舍不得吃,皮毛吧,还没有发展到那地步,没有形成批量养殖,卖,卖给谁去?”

但李国辉很快就改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一个人打工一年,就挣个三万两万的,这养只羊驼,就能打发一个人了。”

在李国辉的微信通讯录里,有上千个想找他买羊驼的人,每天都有30-50个人来咨询他,买家遍及西藏、青海、陕西、云南、北京、内蒙古、新疆等全国各地。

李国辉的微信里,几乎都是和羊驼买家的沟通信息

每年,北京羊驼养殖基地会通过进出口贸易公司进口一二百只羊驼,今年的羊驼卖到只剩下眼前的七八只,李国辉不敢再卖了。面对咨询者,他只能回复:“你再耐心等等,你要什么颜色、什么要求?有合适的我给你介绍,你先微信关注着我。”

李国辉的微信里存了全国各大羊驼养殖场的联系人,平时大家都会互通有无。他据此估算,在国内,羊驼每年的销售量从2010年的70只,逐年上涨到1000多只,再到现在2000只,即将突破4000只,这里包括1000多只从国外进口的,和1000多只羊驼自己产下的小羊驼。

对于这样的卖方市场,李国辉乐不可支,“你做什么生意,不都得卖东西的求着买东西的?唯一不同的是羊驼,这两年,买羊驼的得求着卖羊驼的。”

在栅栏里互相玩耍的羊驼

单单靠卖羊驼,李国辉一年能挣二三十万。但是,他也不建议其他人盲目进入这一行业,“一年挣几百万、上千万的羊驼大户肯定有,但我提倡你们根据自己的能力从小做起。你想要挣500万,没准挣不到那500万,还再赔上500万。”

因养殖经验缺乏或意外导致的羊驼死亡、和羊驼进口数量递增带来的价格下降,都会给羊驼产业带来风险。

李国辉记得,自己刚开始做羊驼生意时,没有任何经验,羊驼从南美洲的冬天被空运到北京的夏天,羊驼还穿着一身大棉袄——10多公分的毛。

没有剪毛,羊驼一热,100多只里脱水死了二三十只,损失了几十万块钱。

飘洋过海来中国

中国其实原本没有羊驼这种动物。

牛芮是山西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的研究生,在其2015年所写的毕业论文《我国羊陀业发展的动力机制研究》中提到,羊驼第一次被引入中国,是在2002年,当时山西农业大学教授董常生从澳大利亚引进了23只羊驼,填补了我国羊驼养殖业的空白。

随后,山西 、山东 、内蒙古 、北京等多个地方都引进了羊驼,并建立羊驼养殖基地 。

在国内引进了第一批羊驼的时候,从事动物租赁的仇顺就开始兼做羊驼转手中介。

他的日常工作是负责全国各地动物园的萌宠展览,由于动物园不想花一大笔钱在购买动物上,所以仇顺就帮动物园借调到动物,再收取租金。

傍晚,李国辉的羊驼们在林间吃草

仇顺的羊驼来源,有进出口贸易公司,也有全国各地羊驼养殖场。现在,平均一个月,可以成交几十只羊驼,如果遇到五一、六一、十一的高峰期,这个数量能达到120只。

今年6月23日,仇顺从进出口贸易公司进了200只羊驼,这是疫情后到的第一批羊驼,仅仅一天半时间,这批羊驼就被全国的动物园、萌宠店、农场、农庄分完了。

在他印象中,羊驼真正火起来,是在近两年,伴随着猫咖、宠物咖的遍地开张,同时羊驼的价格也从2015年时的六七万,下降到2017年起两三万就可以买一只。

“萌宠店里的都是小羊驼,可能养到一岁大就开始卖了。我们把小羊驼卖给他们,把他们的大羊驼收回来,是这样的方式。”据仇顺了解,全国目前大概有200个像他这样的羊驼转手中介。

傍晚,一只正在吃花的羊驼

萌宠店悠悠农场店长夏梦告诉我,萌宠店在进羊驼时,会选择6个月-1岁的羊驼,年龄太小的羊驼免疫系统还没有健全,容易生病,而年龄太大的羊驼,已经能够独立生活,就不会再依赖人类。

如果养护得好的话,羊驼的寿命在20-25年,饲养年限根据每个人的饲养经验情况不同,如果羊驼中途患病,就不太能确定了。

萌宠店悠悠农场里的咖色小羊驼

说起羊驼,不少人脑子里也许都会浮现出草n马的形象。

2009年,因百度某游戏贴吧的一则“十大神兽”贴,名列其中的草n马突然蹿红于网络。

几乎同一时间,一首改编自《蓝精灵之歌》的童声合唱《草n马之歌》开始在Youtube网站上流传开来,神曲一经面世,便获得了约140万的点击量。

在草n马蹿红网络的2009年,夏梦正在读高中。她自称比同龄人落后,直到大学才有了自己的第一部手机,但她也从同学那里听说了草n马。那时,“草n马”是夏梦和同学在闹矛盾、骂人的时候用的委婉的代名词。

当年,夏梦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以后的工作会与羊驼相关。

在798爱马思艺术中心二层见到夏梦的时候,她的腿上沾满了猫毛。一只屁股上穿着婴儿纸尿裤的羊驼和博美犬正在被小栅栏围起的室内空间里温顺地来回转悠。

2020年11月,夏梦成了新开张的萌宠店悠悠农场的店长。她原本从事的是宠物美容师的工作,但她发现,干宠物美容两三年就会特别累,身边有朋友因为长期给宠物修毛,使得手肘干不了重活,而且干这行,节假日也往往回不了家。

在考虑是找个朝九晚六的轻松工作,还是继续干老本行的时候,夏梦在798意外遇到了现在的老板正在装修一家萌宠店,于是她成了店里的第一位员工。

夏梦的老板在国外上过学,有引进羊驼的渠道,而夏梦则负责为他饲养。在悠悠农场开业前一个月,一只6个月的咖色小羊驼从智利跋涉到中国,经过45天的观察期,和为期几天不吃饭、不睡觉的焦虑期,小羊驼适应了它在北京的新家。

夏梦分析,羊驼产业是被萌宠咖和个人视频博主带起来的,疫情又提供了一个契机。

2020年疫情期间,居家生活成为人们的常态,线上观宠、养宠,让宅男宅女们找到了疫情时期的快乐,带动大量内容创作者发布萌宠类视频。在某短视频平台,带有羊驼话题的视频播放量在28.9亿次,其中羊驼的顶流博主神兽阿蛋获得了5797.9万赞和752万粉丝。

在仇顺的观察中,在长春、沈阳、大连,有羊驼的萌宠店随处可见,商家们看到一家挣钱,就都会跟风去做,生意好的萌宠店,养两只羊驼,再顺便卖下猫,一年的业绩能达到300万。

回想草n马成为神兽的2009年,夏梦认为今天的羊驼产业受到了当时的一定影响,“有了前期的铺垫,之后才能一点就着。”

被羊驼治愈

2019年起,家住北京市大兴区庞各庄镇的徐蛟,成为了一名羊驼铲屎官。

那年,他的儿子12岁,在网上看到羊驼的视频和动画片,迷上了羊驼,一直软磨硬泡,求徐蛟给他买一只。

从事房地产销售的徐蛟,从未让儿子从小在物质上缺过什么。考虑到养猫养狗都有被抓被咬的风险,徐蛟开车到北京羊驼养殖基地,向李国辉花了2万8,给儿子买回了只白色羊驼当宠物。

北京羊驼养殖基地里的羊驼

与猫、狗不同,羊驼特别爱干净,知道自己上厕所,只要第一次给它带对了地方,以后它每次都还去老地方,并且羊驼不扰民,没有袭击人的特性。

在李国辉的买家中,有不少像徐蛟这样来自全国各大城市、有经济实力的家长,“很多家庭里都只有一个小孩,他们放了假在家,不是电脑,就是手机,没有小伙伴,很孤单。好些个有多动症、自闭症的小孩,有这么一只羊驼陪着TA,小孩马上变得高兴起来。”

李国辉的一位邻居来到他家的院子里围观这群羊驼

在徐蛟接触的其他买家中,除了像他这样给孩子买羊驼的家长,也有年轻人给父母买羊驼做个伴,以及买羊驼用于开萌宠店或投资做生意。

平时,徐蛟自己也会带羊驼参加商演,其中包括商场宠物展、婚礼、公司年会、英语培训学校招生,他的羊驼平均一个月可以出两场活,为徐蛟带来三四千副业收入。

五一节,徐蛟的羊驼在商场演出

羊驼是群居动物,在羊驼只身被领回家后,徐蛟察觉到了它的精神萎靡、敏感、见到人就跑,为了陪伴羊驼,徐蛟又在院子里养了一只奶山羊、一头土猪、一只孔雀。

徐蛟告诉我,一只羊驼几万块钱,在北京,能买得起的人很多,关键在后期的养护。“首先,你居住的面积得够大,你家里要么是住别墅的,要么像我们家这种在农村有自己的院子,不是一般家庭能接受得了的。”

除此,羊驼每个月要进行一次体外驱虫,每三个月要进行一次体内驱虫。不管屋子里打扫得再干净,也会有挥之不去的异味。

夏梦会给羊驼穿上纸尿裤,因为羊驼的便便跟狗不太一样,是圆颗粒的,如果拉粑粑的话,可能会散一地,容易滚很远,还有可能被场内的其他小动物误食。

悠悠农场里,穿着纸尿裤的小羊驼

徐蛟听说过一个粗心的羊驼主人,没看好羊驼,羊驼吃了一个塑料袋,去了普通的宠物医院,羊驼脖子长,普通宠物医院没有那么长的胃镜,又去了专门给羊驼治病的宠物医院,花了8000块钱动手术,才取出了羊驼肚子里的塑料袋。

虽然羊驼最初是为儿子买的,但时间长了,儿子对羊驼的喜欢变得“也就那么回事了”。

饲养的任务还是落在徐蛟身上,他每天要上班,只能专门雇人在白天替他照顾羊驼。一年下来,雇人的费用,加饲料的费用,要花掉他大概2万块钱。

养的时间久了,徐蛟对羊驼也产生了感情,特别是在他上了一天班回来,看看羊驼,心情就会变得好起来。

“羊驼本身的长相就挺可爱的。这种食草动物一开始特别怕人,可是相处一段时间以后,慢慢的,它也会故意往你身边靠,你吃东西的时候,它会马上过来,和你成为朋友。”

徐蛟的羊驼在院子里遛弯

夏梦也体会到了这种被羊驼依赖的满足,“就跟猫咪、狗狗一样,时间长了,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它都会跟你有感情。”

悠悠农场里的咖色羊驼是夏梦一手训练出来的,羊驼只会认一个主人,每次夏梦进到内场里,咖色羊驼都会跟着她、黏着她。后来来了一只白色羊驼,认这只咖色的羊驼当大哥。

今年2月,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士买走了白色羊驼。夏梦不舍,但她会安慰自己,它是去了更好的地方。在萌宠店里,人要同时照顾十几只宠物,但到了主人家里,它就是宠儿。

不过,对于眼前的这只咖色羊驼,夏梦的态度很坚定,“就算客人看中它了,我也不会卖的。”咖色羊驼之于她,就像宝宝之于妈妈一样。

和羊驼一起工作,夏梦发现自己就不会太在意下班时间。“一眨眼就下班了”,她抬起自己的手腕,说,“不会一会一会看一下表,哦,5:10了,哦,才5:30。”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