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瘟死的时候样子,战猫瘟--猫瘟成功治愈病例

黎明前总要有一段最深的黑暗。

在确诊后的每一分钟,似乎都在等待着奇迹的发生,在赌医生口中那百分之十的治愈概率。而不得不说,生命本身就是奇迹。

猫瘟、鼻支、冠状,每一个都有的受,十七,你还真的是个熊孩子,三样俱全。

在网上查得担惊受怕,特怕再来一个传腹,直接满级升天。刚回家的小幼猫啊,真的就要被我养死了吗?惶惶不得终日。

要解决发烧的问题,自然退烧针。

然后降的又有点多,在注射器上放个加热棒。

总的来讲,状况还是要一个一个解决。优先处理猫瘟。

猫瘟单克隆抗体、干扰素,有肌肉针,有静脉注射,具体医学上的表达我并不在行,搜索了一下,可能大体都是差不多的方案,谨遵医嘱。其中哪个肌肉针我不大知道,但是护士打之前说,能不能帮忙按住十七,他可能会疼到飞起。我还笑呢,怎么可能打个针就飞起。嗯,然后就看见十七真的飞起来了。

幼猫血管较细,很难静脉注射,大多会采用留置针的方式。护士妹妹一边缠防护绷带一边安抚十七,“你最棒了,给你绑个小武器,所向无敌”,超有爱,同时,我也知道,这注定是场恶战了。

看我无敌的小武器

我想,十七是知道我爱她的,看上去求生欲出奇地顽强,但是病毒也确乎来势汹汹。

因为医院晚上没有人看护,所以,我决定每天抱到医院住院部打针,然后接她回家睡。医生说,最少七天,如果救不回来,他也无能为力了。

十七真的是馋猫的典范。还有食欲,猫奶糕在吃,不给吃还叫,但是又不敢让他吃太多,也买了营养膏,吃得贼高兴。看着她吃,恍惚间觉得,哪有什么病,就是发了个烧生了个小感冒嘛,人家说真的病了,会没什么食欲的,十七这馋的。

永远的熊孩子

但,当晚就不大好了。

开始出现呕吐拉稀,甚至有点便血。我第一次碰到猫呕吐,本来还在做美梦的我,立马吓到汗毛根根竖立,然后再也睡不着,只能抱抱她等待着黎明的来临,等待着医院开门。

我家兔子

医生听完我描述,就把我臭骂了一顿,她要吃你就给她吃啊,她这样会直接挂掉的,肠胃感染懂吗?!不能再给她吃任何东西,再观察再说。后来的三天,体力基本靠注射生理盐水和营养液维持。

这么看是真的丑啊

每天打针要六个小时左右,周末还好,工作日就只能不吃午饭回家接她到医院,下班再去陪她打完剩下的。我想陪着她,其实,更多的,我也需要她陪着我。可能家里人一直康健,从来也没有感受过真切的生死,第一次面对“概率”这样的事情,我可能比十七还要害怕最糟糕的结果。猫猫狗狗不只是宠物,其实也是家庭中的一分子,那时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会抱着她输液,看她在我怀里静静地睡着,支起“小武器”输液的她还是蛮萌的。十七,你可要加油啊,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

住院部这个最高级的房间里,陆续又进来了几个小伙伴。

陆续来的小伙伴

张阿姨的大喵、豆豆、阿花。张阿姨爱猫,爱到骨子里,她收养了四十多只流浪猫,在大厅给他们有专门的垫子,退休后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照顾猫猫或是和爱心组织的成员去救治猫猫。每天有新来的,也有跑走的,阿姨尽力地去照顾去呵护。这次一只新来的患了猫瘟,直接导致其中三只互相传染。重症监护室看上去热闹了许多,虽然隔离在不同的笼子里,至少偶尔会互相喵一声。十七依旧是问题最复杂的,但是看上去倒也不是最严重的。阿花来的时候最重,大小便失禁,即便看护隔一会儿便来打扫,房间的排风却也似乎没办法拯救恶臭。张阿姨也会陪护,因为家里还有很多需要照顾,于是每次也就过来医院一两个小时,三只是一直住院的。我偶尔会和阿姨聊聊,累了,就坐着各自安静地看着宝贝们。但是没想到的是,十七打针的第五天左右吧,突然豆豆的笼子空了。我问看护,说是走了。我想,嗯,十七应该也会很快出院的吧,有希望。然而,一低头,看见一个空的纸盒子,上面是阿姨的字,“大宝贝豆豆,在那边要幸福,爱你爱你”。心里咯噔了一下,说不出的感觉,心里被什么踹了两脚的那种,上不来气还有点痛的感觉。看了眼十七,她在盯着看护手里喂其他喵喵的猫粮,一时间,想笑又觉得心疼。

输液监控

漂亮姐姐的胖黄黄。再后来,有个漂亮的姐姐,带了只胖黄黄,胆小,不愿意进笼子,漂亮姐姐就直接让他在地下的猫包里输液。症状不重,因为体重比十七重,所以每次药量也要大一点,时间也更长。可能年龄相仿聊的会多一点。真的跟自己家娃似的,手机里全是猫猫的照片。我们沟通着养猫的心得,只希望,宝贝们都快点痊愈。

角落里的小炸毛

还有只医院捡来的小炸毛。不知道叫什么,但是炸毛得厉害,据说有点智力问题。后来有一天也莫名不见了,希望是痊愈被接到了新人家,而不是去找豆豆了。

……

迎来送往,十七看着伙伴们来了又走,她打针慢慢也变得习惯,在家也不怎么咬留置针,去医院的路上叫得也不再豪放。

视死如归脸

七天左右,验血,白血球依旧过低,没法进食。

生病也妖娆

第十天,换了另一只手打留置针,测指标,白血球量提升。像是看到了曙光。

大部分时候都挺萌的

第十二天,可以少量进食。十七开心得啊,狼吞虎咽,但却还是只能给她几粒几粒喂。

第十五天,十七白血球数量正常。医生批准可以出院。

第二十天,偶尔拉稀,开了点消炎药在家继续服用。十七不吃,两天后也作罢。

这里轻描淡写,实际过程也没什么过多陈述的,翻日历一般重复。指数忽高忽低,心情起起伏伏。劳心劳力,经历过的人都懂。不过好在,终于熬过来了。

可能有了抗体,鼻支症状也大大缓解。冠状的话,医生说,猫猫天生可能或多或少都会带点,没什么其他征兆也可以忽略。

至此,这一仗算是告捷。

谢谢你,十七,谢谢你的努力。

谢谢你,十七,谢谢你让我感受到生命的张合。

谢谢你,十七,谢谢你的不离不弃。

生命中的小天使

猫瘟有多可怕?不愿再想,不愿再提。

可能唯一庆幸的是,猫瘟得过一次可能就真的“所向无敌”了吧。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