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鱼是食物还是动物,人类也是动物

人类是动物,所以有些人类社会的特点,也可以在自然界中找到相似之处。其中就包括近期被广泛讨论的人口话题。

去年,有国外学者在权威期刊《自然-气候变化》发布生态研究论文,他们发现:

委内瑞拉和马来西亚的一些热带鸣禽,会在干旱季节减少繁殖,从而缓解极端气候对种群延续的影响。据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长寿命的物种,会通过调整繁育率,来提高极端环境下的生存率。

这种动物自发的“计划生育”并不鲜见,除了热带鸣禽之外,典型例子还有红狐。

生活在瑞典的红狐,会根据食物的数量来自发调整生育率。当它们发现,周围的食物变得稀少时,会将种群的交配规模缩减一半,只有一半的雄性红狐可以交配,而另外一半雄性红狐则散居在种群周围,放弃交配的权利。

它们知道,在食物匮乏的环境下,繁衍子孙是不明智的。

而且,物种寿命的长短似乎也与生育率高低存在某种关联性。例如,昆虫寿命都很短,但是却能孕育出大量的幼虫。而寿命长的哺乳动物,生育率就相对很低,自然的公平由此可见一斑。

趋利避害,是自然界每一个物种的天性,包括人类也是如此。

鲜为人知的是,老龄化和低生育率可能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老龄化程度的加深,物种的生育率就会降低,而在生育率降低之后,老龄化又会进一步加深,从而进入恶性循环。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种群数量与食物、气候等自然环境要素之间能够达成平衡。

2019年,科学家在美国北部及加拿大地区发现了寿命长达百余年的巨口牛胭鱼,通过碳-14年代测定法,他们甚至在其中发现一条年龄达112岁的巨口牛胭鱼,成为目前年龄最大的淡水鱼。

然而,经过科学家们的统计,这些鱼群普遍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左右,换而言之,这群鱼的繁衍行为已经暂停几十年时间,正是过度“老龄化”降低了巨口牛胭鱼的生育率。

值得一提的是,在控制种群规模上,雌性动物的决策是生育意愿最大的影响因素,如果自然条件不能够满足雌性动物要求,有些动物就会拒绝繁衍后代。

苏格兰地区有一种红鹿,当雌性红鹿发现种群密度过大,造成资源紧缺时,它们便会推迟生育。

还有就是田鼠、双小核草履虫等生物,它们都会在种群密度超出环境承载力时,发生激烈的“种内斗争”,以控制种群规模。

曾有人给出一个形象的比喻,所谓“内卷”就是人类世界自己的“种内斗争”,本质上,还是人与人之间在争夺生存资源。

而且,似乎统计学上也支持这样的论断,曾有学者发布论文,论文中认为:人口密度是继女性文化程度之后,第二个影响生育率的重要变量,像是人口低密度的北欧国家,就比人口高密度的中欧、南欧国家,生育水平更高。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