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子不爱叫咋办,京都棋王傻贝子

阳光明媚,清风袭人。

少年正独坐院中,闭目沉思。

跛足道人走了进来,他边走边说:“久闻小棋王大名,今日老道特来一会!”

少年也不着急,他轻轻指了一下院中正摆着的一副残局,道:“挑战我可以,先破过此局再说!”

这是少年特设的残局,为挑战者而设!

自从他成名以后,来挑战者应接不暇,但棋力良莠不齐。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立了一个规矩,想要挑战可以,必须先破过他设下的残局。

老道见到残局,却面露讥笑之色,道:“什么技艺高强,不过是小儿之技。”话音未落,扭头便走。

少年睁眼一看,此人鹤发童颜,颇有些仙风道骨,想来不是一般人物,便跟了上去。

说来也怪,道人跛足前行,看似缓慢,可少年怎么追也追不上,两人总有一步的距离。

少年毫不气馁,拼命追赶。

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两人来到一片乱草丛生的野地之上,道人突然停了下来。

他见少年还紧跟其后,便道:“傻小子果然傻的可以,凭借你这股傻劲,老道就陪你玩几局!”

说罢,老道从身后取出棋具:一张棋盘和三十二枚棋子。

再看这棋具,盘若晶莹玉,子若温润珠,不疑仙家有,始信地上无。

少年抓起一枚棋子,但觉手感温润,快慰无比,心里早已醉如痴。

两人席地而坐,弈起棋来。

道人的棋也看不出什么惊奇之处,但是却绵密无比,一招占先,便毫不留情,优势必然转为胜势。

十局过后,少年盘盘皆负,他赶忙磕头欲拜师。

老道大笑三声,竟化为一神仙模样:“我本是天上仙人,今与你对弈纯为作乐。仙机本不可露,不过念你学艺心诚,授你仙书一本,自行修研吧。”

言罢,老神仙乘风而去, 只有一本书从空中飘落下来。

少年得此仙书,回家闭门谢客,与仙书共寝食,整日弈棋为乐,俗事皆抛之脑后。

这个少年就是清末时期,北平第一名手傻贝子。

当然,以上只是一个传说,大家姑妄听之,付诸一笑即可。

傻贝子本姓连,有贝子的爵位,其等级在亲王、郡王、贝勒之下。

他从幼时开始,就行为古怪,经常痴态大发,指鹿为马,因此大家都呼他为“傻贝子”,以致真名没有流传下来。

傻贝子虽然平时行为乖张,但是酷爱象棋,一旦弈棋开始,就静若处子,专注无比,非常人所能及。

傻贝子十五岁时,就以象戏横行乡里,有不服者常来挑战,傻贝子都一一与之抗衡,鲜有败绩。

傻贝子小有棋名之时,北京西山拈花寺的了然和尚已经如日中天了。

了然和尚了不起。

他在拈花寺悄然成名,弈术出神入化,与他对弈之人,多被让一马或让一炮,但仍是不是他的对手。

正所谓树大招风,了然和尚也引来了无数的挑战者。

燕京象棋名家郝某,多次向了然和尚挑战,但每次都铩羽而归。

大兴的常某,棋艺精湛,久负盛誉,是清末一代国手常用禧之子。

这位常用禧棋艺无双,神妙绝伦,曾经称雄京城棋坛达二十年之久,开创了“顺天派”棋风,享誉当世,威名远播。

常某深得其父真传,棋力自是非凡,他来挑战了然,几局过后,竟也是惨败而归。

了然和尚由此声名大振,堪称京城第一手。

了然和尚痴迷于象棋,主业却没修好,身为和尚,却犯了嗔戒,心里却傲慢无比,不可一世。

太监李二也是一个象棋爱好者,他看不惯了然和尚傲慢的样子,一直想寻一个高手,杀一杀他的锐气。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